更多服务
生不生二胎 职场白领很纠结
作者:诸城人才网 来源:诸城人才网 日期:2017-06-29 浏览


诸城人才网


对现代职场女性而言,一胎可能还只是“生”还是“升”的选择,而二胎却上升到“继续工作”还是“做全职妈妈”的两难—


3月27日,通过修改法规,广东放闸“单独二孩”,夫妻一方是独生子女,夫妻即可生两个孩子。很多人欢呼雀跃,认为终于可生二胎了。对职场女性,特别是在外企、私企工作的女性,忧愁多过欢喜:如何请假生孩子?( 诸城人才网

生育与工作之间如何选择,这的确是个问题。有白领的纠结很典型:生个娃,请产假理直气壮;生第二个娃感觉是额外的,不好意思请假……

职场熟女:

感觉自己给公司添乱了

能生二胎,并不是想象的那样皆大欢喜。

林女士在一家私营电子公司工作,丈夫在国企工作,已有一个三岁的女儿。今年,各地二胎政策陆续出来,她与家人都想,再给家里添个小宝宝。

今年1月,林女士跟单位好友聊起自己的想法,好友马上提醒她,单位不可能再准产假了,“你没见单位招女生都很勉强?一般请假都不批了。”经这么提醒,林女士才发现,女同事请产假,单位一般都批很短的假,有的才批一个半月。有同事生孩子前两天还在单位正常上班。

“生一胎都这么勉强,生二胎怎么批?”林女士说,她能理解公司,现在生意不好做,总是想大限度节省成本,“以前生个孩子,请产假不爽快,我可能会很生气,但生第二个孩子,真感觉是额外的,自己是在给公司添乱、找麻烦。”

林女士说,在国企工作,生二胎请假没有问题,各种福利保障也能跟得上,但在外企、私企,要去请漫长的产假,感觉没有底气,“我很能理解老板,假如我办公司,一个员工动辄请假半年,的确对公司影响大。”

高管新忧:再生二胎,职位可能被人抢走

记者了解到,由于某些民企、私企用人制度不完善,公司存在恶意减少假期等情况。一些公司刻意节省成本,漠视员工的福利待遇和休假权益。不过,在各种福利待遇规范的外企,一些白领对是否生二胎也有顾虑。

实际上,假如夫妻双方都不在国有企事业单位工作,不管是否“单独”,此前通过缴纳一定的社会抚养费,也能生二胎,但一些白领并不敢因此生二胎,主要还是职场工作压力太大。

来自湖南的唐女士今年36岁,在广州一家电商企业工作,有个7岁的女儿。唐女士的丈夫是独生子,丈夫和家里的老人都希望唐女士能再为家里添个孩子,但对唐女士来说,这是一个工作与孩子间的艰难抉择。

因为工作出色,唐女士三年前已被提拔为中层干部,这几年凭着优秀业绩,赢得领导的信任,很多人看好她,认为她有很大的上升空间。此时如果怀孕产子休上一年假期,升职机会很可能被其他人抢走。再退一步说,如今的电商行业蓬勃发展,虽然唐女士已是中层领导,但仍面临着来自新人的压力和挑战,唐女士担心自己离开一年,可能被新人替代,甚至被这个发展极快的行业所淘汰,她接受不了这样的现实。

考验升级:

“做全职妈妈”还是“继续工作”?

工作与孩子,都在争抢职业女性的精力。

除了职场上的竞争压力,有了孩子后,职业女性将放慢脚步,用长达几年的时间,呵护孩子的成长,这需要耗费大量的时间与精力。

对现代职场女性而言,一胎可能还只是“生”还是“升”的问题,而二胎却可能已经上升到是“工作”还是当“全职妈妈”的两难选择。

常女士今年35岁,是一家公司的人力资源部负责人,育有一个六岁的女儿,平时在单位工作很忙,回到家还得照顾女儿的生活起居和学习。政策放开后,家里老人建议常女士再生一个孩子,并愿意帮他们夫妇照顾。

但常女士很有顾虑:“即使长辈愿意帮忙分担,但孩子成长过程中的许多环节,爷爷奶奶外公外婆是无法替代的,必须由父母全力顶上。尤其孩子刚出生的时候,虽然自己在单位上班,但心里肯定总记挂着孩子。”

网友热议

女性未来或更难揾工

@威妈威武功盖世:放开单独二孩之后,女性找工作更难了,而且是学历越高越难找。假设女性30岁生胎,本科毕业22岁,可以服务8年,博士毕业则多只能连续服务3年,这是大部分企业承受不了的。

@公共马甲159:现在我们单位一些重要岗位不招女的,不是歧视女性,有能力有担当的女性一抓一大把,但是一怀孕、请长假怎么办?让别人代?大家都是连轴转,哪里分得了身?

@海蓝忆:放开单独两孩,女性的生育职责又被放大和加重,势必导致女性在就业时遭到更严重的困难,其在家庭收入中所占的比例也会降低,法律如不调整,女性权益的保护或会倒退。

专家建议

政府应奖励招录女工私企

广东省社科院研究员郑梓桢认为,“单独二孩”政策出台得很及时,深受年轻人欢迎,对职场出现的女性不敢生二胎的情况,应引起国家重视。

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劳动争议庭庭长张弓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说,女职工因怀孕、生育、哺乳,的确会让用人单位人员紧缺、工作开展不畅,企业甚至要招替代劳动力,增加经营成本,这是不可否认的社会现实。“单独两孩”政策实施之后,如果把所有义务都加在用人单位方面,就会加重用人单位负担,从而不愿招用女工。因此,应该注重平衡劳动者和用人单位之间的权益。

郑梓桢与张弓都建议,政府可以考虑通过立法、制定政策等手段,对招录女工的用人单位给予奖励和政策优惠等,平衡保护女工“三期”权利与企业发展之间的矛盾。

“对于女性雇员,不主张给她们贴上‘未婚’、‘已婚未育’、‘已婚已育’等带有歧视意义的标签,不能用这个来判断女性职员是否能胜任工作。”人力资源专家冯丽娟指出,生不生二孩是家庭的决定,企业雇主应给予更多的理解和包容。

有些企业又不愿意让职场上的优秀女性因为生二胎而流失,对此,瀚纳仕人力资源专家建议,公司可设置新的办公环境,比如现在网络发达,尝试远程办公、在家中灵活工作,让公司即将生二胎的女性选择兼职等等,尽量减少因为休产假等对公司造成的损失,又留住了企业宝贵的人力资源。诸城人才网